2020-06-04
我暂且愿意相信你
夜间的某个时候,莎拉醒来,向四周瞧了瞧。除了火堆散发的时而昏黄时而明亮的金色光芒之外,一切都是黑沉沉的。萨克仍然坐在火堆边,甚至没有移动过半步,只是手里多了本羊皮串起的白面书,残破的表皮剥落下,掉进火里发出劈啪的响声。莎拉揉了揉眼睛,掀开毛毯:“对不起,我睡着了。”“你一定是太累了,躺下吧,离天亮还很长,再睡一觉。”看了她一眼,他继续看着书。半夜的冷气寒极了,莎拉咕哝一声,又立刻钻进暖和的毯子里,哼哧哼哧挪到萨克身边,把脑袋贴近他。他的侧脸十分好看,莎拉心想着,并且无论什么时候都带着令她安心的表情。莎拉盯着他的手问道: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“一本古老的魔法书。”她夺过来翻了几页,大多字不认识,于是兴意阑珊地还给他:“萨克,你难道不疲倦吗?还是你一向对自己过分苛刻,连睡眠的时间也省去了?魔法书竟如此好看,值得你彻夜苦读?”“你的说法令我愉快,但我其实并非你想像得那么勤奋。”萨克笑了笑,指指不远处倒在草丛里无法动弹的一支数目不小的队伍,“看见了吗?它们对这儿情有独钟,想尝尝星天下露宿树林的滋味──这一点和你像极了──不过那时候你睡得正香,我可不愿意它们太过热情而吵醒你,便客气地请它们离开。你知道的,这些妖精身上偶尔也会带着有价值的物品,比如这本记载白魔法的古书,我刚看了开头就被深深吸引住了,不知不觉看到了现在。”听了他的话,莎拉羞愧地垂下脸,嗫嚅道:“哎……请原谅我的无知,真糟糕,我的良心上哪儿去了?原来你是在替我守夜呀。”萨克耸耸肩,不置可否。他倒宁可这么莎拉以为,而事实上呢,那个率真可爱的莎拉小姐就躺在身边,又是在一个令人想入非非的夜晚,他会有几分睡意,大概也只有自己知道了吧。“萨克,你看,现在我们是不是该聊点什么?你独自守夜我很过意不去,但我也不希望这差事落到我头上,既然我们都醒着,就说会儿话吧。”唉!就猜到这一刻迟早会来临的。他想,莎拉的心思即使再单纯、迟钝,等她冷静下来,仔细思忖一番,总会想到什么的。萨克了然地叹气,把书合拢,静静等她开口。莎拉学不来拐弯抹角,直截了当问他:“墨和爱兰格斯之间的恩怨,你其实是知道的,对吗?那时候特拉伊有意隐瞒真相,你也在场,可你却什么都没说,这是为什么?你、特拉伊、还有你的老师,全都联合起来欺骗我吗?”“这算不上欺骗,莎拉,老师有他的想法,有些事情……你越晚知道越好。”“哦,是吗?!那把我当作祭品绑成一团,割开我的喉咙,吸干我的血,这些事情我也越晚知道越好吗?萨克,看着我的眼睛, 三期必出一肖期期准别把头转到一边去, 白小姐一肖必中特资料你告诉我, 曾道人一码必中特说你不会对我撒谎, 曾道人一肖必中特资料好吗?”萨克照她的话做了,专注地望着她的眼睛:“我不会欺骗你,永远不会。”“好极了,我暂且愿意相信你。”莎拉也同样注视他。被如此透明的眼睛凝视着,萨克心口霎时收紧,忍不住将莎拉抱在怀里。他叹息道:“莎拉,我得向你承认,这件事我有责任,请原谅,我是知情的,在妖蝶村我就发觉事有蹊跷,却始终找不到机会来阻止。我早知道特拉伊有了心上人,在他这个年纪,这种事很正常。我也察觉他的种种不对劲,但却并不知道那人就是墨的女儿──十六年前从蓓拉尸体里挽救下来的婴孩。她继承了母亲的怨恨,深受病痛之苦,特拉伊就是为了她才……”他停顿下来,好一会儿才接着道,“虽然由我口中说出来不太妥当,我仍要请你原谅他,特拉伊做了伤害你的事,却绝不会要你性命,这点我可以保证。”莎拉其实很明白。不用说萨克,就连她自己,都隐约感觉到了不对劲,许多次,怀疑给她敲了警钟,她早该明白过来,然而潜意识里却为特拉伊开脱了──这是为什么?莎拉把萨克推开,茫然地盯着面前的火花。它们是那么耀眼炽热,她却几乎感觉不到温暖。她又往毯子里缩了缩脖子。萨克连忙施法,火焰顿时蹿上好几倍,资料专区他把自己的毛毯也递给她。莎拉没有理会这种善意的举动,把他尴尬的手晾在半空中。此时不得不承认,她的表情认真得可怕,远远比年龄来得成熟,或者说,是一种悲伤的严肃。在之前,萨克从没见过莎拉露出这种神情。他忽然感觉呼吸有些困难,一股强烈的预感掐住了他的喉咙,并击沉了他的心脏。就在他试图摆脱这种反常的异样感时,预感应验了,他听到莎拉无助的、暗哑的声音。“特拉伊……我喜欢上他,这简直没有办法。我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的,也许是那个失眠的晚上,也许更早。我对他的思念总是占据着大部分时间,我的眼睛也总是不由自主看着他……”萨克倾听着,他的眼睛不知道该往哪儿摆了,他的微笑僵硬,甚至想离开这里。“别对我说这些,莎拉,停下吧!”一种说不出的无力感笼罩了他全身。“停下?说得容易,你叫我怎么──‘停下’?”这是她激烈的回答,“我是这样喜欢他,为他的忧郁伤心烦恼,虽然我得到的只是背叛……噢!背叛!我的眼睛多瞎,我的情感被阴谋践踏!我会错了意,一个人自作多情,我像掉了脑袋的爬虫一样愚蠢!唉,可是这一刻,我竟然还在想着他!天哪,我那固执的灵魂陷进泥淖,淤泥和激流把我完全淹没了!”长时间的静默。火堆的劈啪声爆得更高,长长的细草在风中沙沙作响。萨克的脸色越来越灰败,目光也越垂越低。“真遗憾……”他突然微笑起来,轻声说,“我也希望此刻在你面前的人是特拉伊,而不是我──唔,这番动人的告白却没有对一个合适的对象表达,真替你感到可惜。”“当然,你不是他,即使你是,也不能了解我的感受。好啦,我始终在抱怨,你厌烦了是不是?那么,我不再提他的名字了。”莎拉把头靠在膝盖上,心烦意乱地在地上画圈。“可是……我现在该怎么办呢?按照你们的说法,我是一个……噢,‘见鬼’的巫女!这件事我已相信,因为我无法怀疑亲眼所见的事实和亲耳所听到的真相。但是如今,我感到迷惑了:我究竟是谁?我该干些什么?作为巫女还是作为莎拉?又是为了什么?唉,毫无头绪,情况比我预料的要复杂得多!或许,我该回到孤儿院去,就当作一切从未发生过……”“莎拉,听我说──”萨克清了清嗓子,命令自己从一时的情绪低落中挣脱出来,他故作轻松道,“忘了不愉快的事吧,振作起来!要知道,你就是你,与一个名字或者一个身份都没有关系。没有任何人能够替你决定未来,一切都取决于你的意愿,换句话说──你是自由的。”“我可没有洒脱到可以放下一切,我的爱恨都强烈极了。”“你可以试着这么做。”“你的意思是,忘记我所受到的伤害,用时间来淡化一切吗?”萨克笑了笑说:“莎拉,我只希望你做出最好的决定,我也这么相信。”“啊──”莎拉苦恼地把一头卷发抓得像是团海藻,然后大声喊叫着跳起来,对自己说,“不行!这样可不行!萨克,你是对的,我得打起精神来!逃避可不是我的作风,愁眉苦脸的模样太不适合我啦!”她顾不得夜晚的寒风,绕着火堆苦苦思索,使劲挤着脸颊,把它们拧成猪肝色。末了,她终于握紧拳头,仿佛想明白似的自言自语道:“我必须干点什么,好让别人再也不敢小觑我,我的人生得让我自己来决定,我可再也受不了任人摆布的滋味啦!感谢这晚的冷风,它使我的脑子冷静多了!”顷刻之间,沮丧和彷徨烟消云散了,一度被剥夺的活力又重新注入体内,莎拉恢复生龙活虎,这赢得了骑士赞许的目光,连他也轻松起来。“那么,我的巫女殿下,你有什么打算?”“我还没有打算,可是今后,我要像个高傲的吟游诗人一样流浪啦,萨克,这主意不坏吧?”她俏皮地眨眼,“我想通过到各地旅行来一边学习知识,一边寻找自己的价值,最重要的是,我必须知道──我究竟是谁。”“真是好主意!我为你高兴,莎拉。”我们年轻的骑士如释重负地笑了,他默默注视了她一会儿,怎么也看不够似的,随后他拉起莎拉的手,将嘴唇贴着手背,长时间亲吻。他说:“如果不介意的话,就让我陪你去流浪吧!”〔第一集完〕请继续期待《莎拉是巫女》续集

  来源:篮球大图

  来源:足球报

,,九龙高手水心论坛精选